30多年译村上春树40多本书 赖明珠:「我一辈子做这样一件事

2020-08-10 作者: 围观:482 63 评论

如果你看过村上春树的书,对「赖明珠」的名字应该不会陌生。赖明珠是台湾人,由1985年起开始翻译村上春树的作品,30多年来翻译过村上春树的作品达40多本。透过将日文翻译成中文,她为读者铺垫进入村上春树世界的道路入口。村上春树风靡华文世界,赖明珠可说是功不可没。你眼中村上春树的模样,也许多多少少也渗透了几分赖明珠的影子。

中文大学最近正举办「博群书节」,邀请各界讲者分享不同主题,周二晚(12日)邀请了赖明珠漫谈村上春树的中文翻译,讲座网上报名早早爆满,当晚演讲厅坐满了人,以20多岁的大学生年青人居多,但亦不乏已届中年的读者。跨越几个年代的村上迷,在这晚与众多同好聚首,分享自己眼中的村上世界。

赖明珠今年72岁,比村上春树年长两岁。她在台湾就读农经系,从事广告企划多年,曾在日本千叶大学深造。她与村上春树的交集,始于1985年:当时村上春树在日本开始冒起,仍任职广告的赖明珠翻阅日本潮流杂誌时,不时读到有关村上春树的介绍,好奇之下开始阅读他的作品,成为他在两岸三地中最早期的「粉丝」。村上春树在他的第一个作品《听风的歌》中,在某一节的开首绘画了一件T-shirt的图案,赖明珠在讲座分享时说:「当我看到这个T-shirt时,我就喜欢上这个作家。我觉得他好有创意,很大胆的把这个T-shirt放在他的小说里面,而且很童趣的,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可爱的作者。」

赖明珠亦是村上春树最早期的译者。同年,赖明珠开始翻译村上春树的作品,先是翻译3部短篇小说,在台湾《新书月刊》刊登,后来出版《1973年的弹珠玩具》及《遇见100%的女孩》的中译本,逐步把当时在台湾人眼中尚陌生的村上春树,引入华文世界。 

赖明珠作为「粉丝」,在分享她对村上春树作品的分析时,处处流露欣赏之情。在她眼中,村上春树是个不一样的作家。她形容村上春树的文体独特:「即兴、自由、有节奏感,像音乐一样」,亦注重创造特色,打破传统。她举例,细微如《1973年的弹珠玩具》书名中的「1973」,是用了阿拉伯数字,而非日本传统的写法「一九七三」,「连这种地方他都会注意。我会(跟编辑)主张:『这个地方请你用阿拉伯,因为是他的文体特色之一。』」又例如书名《1Q84》,当中以「Q」取代日本发音近似的「9」,亦是一种突破及打破传统。

赖明珠说,村上春树的行文天马行空,无拘无束,喜欢文章有意外性,经常用令人意外的比喻,如《听风的歌》中开头写道:「所谓完美的文章并不存在,就像完美的绝望不存在一样。」文章与绝望看似毫无关係,但村上春树就是将两者作比喻,形成意外感。

不少人觉得村上春树的作品,有时会读不懂,赖明珠这样解读:「事实上村上春树他是故意不要讲得太白,故意让读者想像,很多种解读都可以,不同人可以根据他的经验去理解他的书。」 

村上春树的中译本中,分成赖明珠及林少华两派,赖明珠风格较贴近原文,保留村上春树的文体特色,但有批评指她的译文生硬;林少华的翻译则较着重文笔美感,加入很多诗词成语修饰,「中文感」较重,但时被批评扭曲原文的风格,二人各有支持者,亦掀起一番争论。主持人问赖明珠,如何看自己与林少华翻译风格的分别,她回答说:「我觉得村上春树是穿T-shirt、牛仔裤的,你让他穿上唐装,我觉得⋯⋯跟我的想法不太一样。」

村上春树多年来都被视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大热门,但至今仍无缘获奖,被问到会否觉得村上春树被欠了一个诺贝尔奖,赖明珠引用村上春树很喜欢的Bob Dylan作例子:「村上30几年前就一直在作品中提到Bob Dylan,在《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中提了10几次,然而Bob Dylan在30多年后才得了诺贝尔奖。我觉得他们(诺贝尔委员会)应该早就请村上春树当评审委员了,其实我觉得他是非常有资格得奖的。」她幽默补充:「但是也许他们觉得他的书已经很畅销,大概也不需要奖金,所以就不给他。」逗得观众大笑。 

村上春树的文字中,总流露着一种孤独感,赖明珠很能体会这种孤独感:「我觉得我比他更孤独,因为我没结婚也没小孩,父母也过世了。我有兄弟姊妹,但平常都是一个人住,所以我很能体会什幺是孤独的状况,我对他所描写的这种孤独很有共呜。其实孤独也不是什幺不好的事,孤独的时候就看书,书里面的人都是你的朋友。」席间有年轻读者表示,从11、12岁就开始读村上春树,问赖明珠觉得为何村上春树的书,可以跨越国界、穿越2、30年,打动一个少年,赖明珠认为,除了村上的用字浅白外,他所表达的孤独感,亦是很多少年人能感受到的感觉。

赖明珠30多年来,日日夜夜沉浸在村上春树的文字中,走进村上的内心,再述说他脑海的故事、想法,关係如此亲密。但原来二人第一次见面,是在2003年,那时她翻译村上的作品已18年了。这个远在另一个国度的人,见面次数不多,但在赖明珠的生命中,却佔上绝对重要的份量。主持人问她,多年来翻译村上春树作品,觉得值得吗?赖明珠笑着回答:「非常值得。我一辈子做这样一件事,做对了。」观众席响起掌声。赖明珠在分享的结尾时亦说:「能够翻译村上春树的书,我非常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