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埃採金后‧居民控诉癌复发

2020-07-07 作者: 围观:387 36 评论
山埃採金后‧居民控诉癌复发(彭亨‧劳勿21日讯)随着彭亨劳勿反山埃採金委员会进行的调查报告揭露,自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在武吉公满使用山埃採金后,当地至少有8名居民罹癌的消息后,一名乳癌患者及癌症复发者先后挺身揭露他们的遭遇,以警惕其他村民。在当地住了22年的村民吕谭华披露,他14年前曾罹患鼻癌,但经治疗后,情况已好转。眼睛几近失明可是,当金矿公司于2009年採用含剧毒的山埃採金后,不只他的妻儿染上身体冒红疮的皮肤病,连他也出现癌症复发的迹象,即喉咙和后脑长出恶性肿瘤,导致他的右眼近乎失明,且左耳失聪。《》走访武吉公满新村约300户家庭时获知,自从金矿公司使用山埃採金,当地村民的健康情况就每况愈下,平均每5户就有1户家庭患上皮肤病。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于1997年1月获得环境局发出开採准证后,当地村民的梦魇自此开始。58岁村民吕谭华及其家人接受访问时说,他是于同年被证实患上鼻癌,但经过治疗后,原本病情已受到控制,但他却于去年接受健康检查时,被告知喉咙长了一颗恶性肿瘤,且后脑也有肿瘤,使得他被迫再度接受让他痛苦的化疗疗程。吕谭华的53岁妻子梁宝玉接受《》访问时说,从事装修工作的丈夫原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可是,自丈夫患癌后,因需长时间接受化疗疗程,加上他眼睛几近失明,使得他最终被迫辞职,家里经济也因此顿时陷入困境。为了养家活口,梁宝玉唯有到工地当泥水工人,每月赚取千多令吉给丈夫医病及充作孩子的生活费。“当时,最小的儿子也只有2岁,我只能託家婆帮忙照顾,自己则外出工作。直至一年后,丈夫的病情好转,我才转当胶工。"吕家原以为已战胜癌魔,让一家六口得以迎来新生活,没想到在金矿公司使用山埃採金后,吕谭华于去年进行健康检查时,却被告知喉咙长了一颗恶性肿瘤,使他顿感青天霹雳。梁宝玉说,医生指这是癌细胞复发,而祸不单行的是,丈夫的后脑也同时出现肿瘤,因此,他于去年7月再次接受化疗。“由于丈夫在接受5次化疗后,身体已无法负荷,他唯有转服抗癌药。目前,他每天必须服食10颗药丸,除了抗癌药,还有高血压、止痛及胃药。"她披露,毗邻住宅区的採矿厂,在炼金过程中任由含有山埃的化学臭气飘散在空中,不仅污染武吉公满新村的上空空气,异味散播,也影响村民健康。如今,患上哮喘病、皮肤病及癌症的村民与日俱增,全村人心惶惶。採矿厂散发彩虹色烟尘吕梁两家族里,没有癌症病史,因此,家人把吕谭华患上癌症的原因归咎于环境污染所致。梁宝玉说,自金矿公司使用山埃採金后,所散发的烟尘有时还呈彩虹颜色,不知情者还以为是“神化异象",但对村民而言,那却是骇人的夺命魔掌,因为这种烟尘随空气飘流,可谓“毒人于无形"。吕谭华的住家正对着採矿厂,两者距离虽有数公里之远,且中间还有许多住宅及丛林隔着,可是他们每天打开门,都可以看见採矿厂方向上方,常有白色烟尘冒出。梁宝玉称,他们一家六口在过去两年多来,经常吸入大量异味,尤其丈夫每早必在门前做运动,所吸入的气体相信是造成健康恶化的主因。妻儿长红疮灌脓留黑疤除了丈夫吕谭华患癌,梁宝玉及26岁儿子吕依燊也相继在这两年患上奇痒无比的皮肤病,身体常出现红点疮,一旦抓破不只会流血,还会灌脓,最后结成黑疤。一家六口怀疑与山埃採金有关,日子过得苦不堪言。梁宝玉说,她和儿子的四肢经常冒出红点疮,越觉得痒,他们就搔得更厉害,以致红点疮範围严重扩散,抓伤的话还会流血及发炎。“如果抓破这些红点疮,会有一个小洞,发炎时会出现夹带红青及黄色的液体,单是想像就觉得噁心。以前做泥水,皮肤都不会这样,但最近两年,我一直觉得皮肤很痒,痒到整晚都睡不着。"她指出,每次痊癒后,这些红点疮就会留下难看的黑疤,她儿子吕依燊的手脚就布满大大小小的黑色斑点,有些疤痕呈凹现。吕依燊说,他不知道这些一粒粒的红斑点是不是被蚊虫叮咬导致,他痒就抓,或随便找药搽了就算。没想到,红点变成疮,还有脓血,去看医生,医生告诉他,这是皮肤敏感所致,但他吃了药后却不见“断根",隔一段时间又再复发。久而久之,他的手脚都留下难看的疤痕,这些疤痕偶尔还是会痒,抓伤时会渗出液体。吕依燊从小在武吉公满新村长大,他指出,他是在最近这两年才出现皮肤病的症状,他认为是空气污染所致,因为除了皮肤问题,他的眼睛也长期乾涩,甚至会疼。医病致经济陷困吕谭华及梁宝玉育有4名年龄介于17至28岁之间的儿女,其中两人已工作,以分担父亲的医药费,但家里仍面对经济困难。祸不单行的是,二子吕依燊上週四遇车祸,导致右腿骨折,被迫停工在家休养,使得家里的生活更加捉襟见肘。梁宝玉指出,即使生活再苦,她也从不会主动开口向亲戚讨钱。不过,丈夫平时到吉隆坡看病时,其兄弟姐妹都会帮忙支付医药费,偶尔也会捐助一些钱给他们。“我明白长贫难顾的道理,我曾通过政党向福利部申请援助金,结果只获得100令吉,就连国阵近期推行的500令吉援助金,我也申请失败。"她目前最希望的是可以为丈夫申请到300令吉的福利金,以减轻家庭负担。每年体检没事突验出患乳癌每年进行健康检查都是健康满分的57岁村民叶翠清说,金矿公司使用山埃採金后,她即于去年11月被发现患上乳癌,让她感到难以接受。与吕谭华一样,叶翠清的家族没有任何患癌病例,她是家族里第一个患癌的人,因此,她怀疑自己体内的癌细胞是因环境受到污染所致。“每一个人的体内都有癌细胞,而我体内的癌细胞可能因为这样的环境而被激发。没有人知道为甚幺,它(乳癌)就突然冒出来了。"叶翠清说,有好几次,她都闻到空气中有一股难忍的农药臭味。记得第一次闻到臭味时,她以为是工人在厨房煲东西忘了关火,食物烧焦的味道,便匆忙赶到厨房检查,但没有发现异样。“其中有两次,我洗好澡后,踏出浴室时突然呼吸困难,几乎窒息。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心脏病,看医生也检查不出甚幺结果。"“最近印尼大火,烟霾飘洋过海来到我国,环境局都会探测到空气污染,要求大家减少出门避免影响健康,更何况是与採矿厂为邻的武吉公满村。我们常嗅到毒气体,政府怎能说这些气体对我们健康没有影响?"叶翠清希望採矿厂放弃山埃採金的技术,改用传统方式,还村民一个健康且乾净的生活环境。“採矿厂使用山埃採金确确实实为村里的每一个人带来无形的健康伤害。"常闻农药异味全身痒医不好现年36岁的摩多店维修业者温顺发说,金矿公司于2009年使用山埃採金后,他也在同年发现身体出现类似被蚊虫叮咬的红点,有好几次他因忍受不住痕痒感而到诊所打针止痒。此外,为了止痒、止痛及去疤,他也花了数千令吉寻求良方治疗,包括吃保健品、搽药膏、吃药丸、止痒及维他命丸等,药品种多到可以摊满一个圆桌子。“除了全身痒,我还常头晕及呼吸困难,以为自己贫血,但验血报告显示我很健康。整整一年我找不到药方根治这个问题,身体虚弱到根本无法工作,我几乎停工整年,生意损失惨重。"他披露,他看诊无数次,但医生仅说他皮肤敏感,后来就推说是他使用的肥皂有问题。可是,类似的沐浴乳,一家人用了好几年都未对皮肤造成影响,怎幺现在才来说有问题?“自採矿场以山埃採金后,我常闻到有如农药味、酸味、烧塑胶味的味道,初时,我以为是哪个缺德者公开焚烧,查证后才发现是隔邻採矿厂传来的化学物质的味道。"一家五口皮肤长红点温顺发披露,家里除了他,还有4名年龄介于15至5岁的孩子也跟他一样,身体常出现让他们感到奇痒无比的红点。其中,以年仅7岁的老三温志华的情况最为严重。父子两人在受访时,掀起衣袖及短裤给记者看,只见他们四肢布满许多“一分五角"的圆形疤痕,还有许多新抓伤的伤口,但记者在现场採访数个小时,却不见蚊影。温顺发担心若皮肤病的情况恶化,恐将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他希望政府可以重视武吉公满新村村民所面对的健康问题,而非三两句话就敷衍了事。採访手记──张欣薇村民没钱无奈留下武吉公满新村约有400户人家,不过,大部份已经迁移他处。在武吉公满新村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的带领下,我们穿过大街小巷,逐户探访患上癌症和皮肤病的村民,当途经几家空置荒废的住宅时,主席感慨地说:大家都搬走了。採矿厂以山埃採金多时,含有山埃的化学臭气更随空气飘散,我问乳癌病患叶翠清为甚幺不搬家?她说,搬家要有钱买新家才行,更何况要在城市生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即使她很不想住在这里,也无可奈何。她的一句无可奈何,道出了武吉公满村民无法抛开现实顾虑的心声。老家在这里、生意在这里,没钱可以搬去哪里?无奈留下,无奈地看着朋友、家人甚至是自己的皮肤出现问题,而医生却把问题归咎于于洗澡用的肥皂,一个让人无奈的诊断结果。近年来,武吉公满新村也出现了人口老化的迹象,几家杂货店、茶室虽仍在营业,但人潮不多,超过百年历史的育华华小也仅剩近百名学生。主席告诉我,村里凡患有哮喘病的60岁以上者已相继去世,家境较好的村民早就迁离武吉公满,其他的只能无奈留下。少了生气的村庄,似乎也影响了村里的种植物,从果树、花卉甚至是杂草,都是不健康的绿黄色,有些还长出奇怪的黑斑及白色小虫。靠近採金厂的那一排树林在最近几年里陆续枯萎,原有的层层山峦,绿油油的景色已不复再。重重的无奈,对武吉公满的村民是;对同样具生命的大自然,亦是。‧独家报导:张欣薇‧201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