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埃风波‧司法检讨法院驳回‧武吉公满村民输了

2020-07-07 作者: 围观:370 22 评论
山埃风波‧司法检讨法院驳回‧武吉公满村民输了(布城6日讯)联邦法院週四驳回武吉公满反对山埃採金委员会针对环境局批准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使用山埃採金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司法审核申请,并谕令委员会需付堂费1万5000令吉。这也意味着,武吉公满反山埃採金委员会的司法审核申请宣告结束,该委员会主席黄金雄闻判后声叹,这是武吉公满新村最悲痛的一天!以上诉庭主席丹斯里劳勿斯为首的联邦法院五司週四宣读裁决时指出,这是一致的裁决,联邦法院考量高庭及上诉庭以申请人已逾期;即超过法定的40天期限才提出司法审核申请作为理据,进而驳回申请。超过40天为由驳回申请他称,联邦法院发现没有良好及充足的理由干扰高庭及上诉庭的裁决,因此他们一致驳回申请人的司法审核申请,同时判决申请人必须缴付1万5000令吉堂费。约80名自到布城司法宫听审的村民在闻判后,所有人都难掩失望之情,有者甚至眼泛泪光,双眼通红。武吉公满反对山埃採金委员会的代表律师马力英迪斯在庭上指出,武吉公满村民在非政府组织“马来西亚环境之友"介入下,于2007年1月才获悉澳洲金矿公司使用山埃採金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存在。他声称,村民们费尽心思向环境局索取报告,惟村民于同年10月才取得报告,并迅速地把报告交予专才研究,并于入稟高庭。迟了4个月非11年才入稟他反驳,委员会并不如答辩人澳洲金矿公司代表律师所言般,迟至在该份环境报告出炉11年后才入稟法庭。马力英迪斯强调,委员会从取得环境报告至入稟法庭期间,扣除法律所规定的40天,委员会仅迟了4个月入稟法庭。他指出,于2000年修正生效的《1980年高等法庭条例》第53条文阐明,若申请人拥有“良好理由"(good reason),可申请延长司法审核期限;即超过40天。他披露,申请人仅迟了4个月提出申请,因此恳求联邦法院考量申请人的理由。针对答辩人指媒体在报章上广泛报导有关环境评估报告时,马力英迪斯则反驳,在查阅1997年的报章后,仅发现的《新海峡时报》报导有关彭亨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的新闻中,其中一段提及有关此份环境报告的文字。他不认为申请人将发现英文报章中一篇篇幅不大的新闻报导。律师:裁决“保守"难寻求司法审核武吉公满村民代表律师马力英迪斯认为,联邦法院的裁决是一项“保守"的裁决,类似案件在日后也很难寻求司法审核程序;但他强调,既然法院已裁决,人们就必须尊重。他休庭后在庭外接受访问时,难掩失望神情;他声称,司法审核程序至目前为止已完结,他将与村民商讨下一步计划。被认为没有充足理由他说,法庭的裁决指村民已超出法律所规定的40天期限提出上诉,法院因而把司法权限範围缩小,考量村民延迟提出上诉的理由,但法院最终认为村民没有充足的理由。他指出,依据两份专业人士的报告显示,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使用山埃採金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含有缺陷,或对村民生命带来风险;惟他遗憾法庭未考量此论点。“已没有司法检讨程序了,除非控诉对方造成伤害,但对方却可声称环境报告是法院受理上诉的。"他强调,本身不是低估或藐视法庭权限,但他始终认为这是一项保守及不具革新主义的裁决,而万挠新村高压电缆也是另一项例子。他补充,奈何这是法院的方针,而法院对此也非常严厉。黄金雄:迟了40天就该死吗武吉公满反山埃採金委员会主席黄金雄难掩悲痛的心情,他说:“难道迟了就该死吗?难道40天后就是死期?这对我们公平吗?"他声称,随着联邦法院的裁决,意味着在寻求司法审核之路已完结,村民自2008年以来争取努力也顿时失去了寻求一个公平的平台,而这一天是全武吉公满村民最悲痛的日子。他声称,委员会在司法审核的唯一希望已破灭,但他依然会与委员及村民讨论下一步路该如何走下去。儘管面对败诉,黄金雄声称他依然对大马司法抱有信心。“我们是对国家司法制度有信心,才会走上这条路。"针对败诉得缴付1万5000令吉的堂费,他声称,委员会想办法筹款。澳金矿:法律障碍扫除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代表律师丹斯里西西尔指出,随着联邦法院驳回武吉公满村民的上诉后,公司的操作已经没有法律上的障碍。他称,联邦法院的判决代表村民的司法审核申请走到了尽头,金矿公司将继续採金活动;但他强调,司法审核并非村民的唯一途径,村民若认为健康受到影响,可以提出民事诉讼要求赔偿。要求损失赔偿并不易他说,据联邦法院之前的两宗案例,村民需解释他们为何延迟入稟司法审核申请,但不是针对技术性课题;如专家的报告指村民的健康受影响等。他指出,当环境局批准金矿公司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时,已流传于公共领域,并为报章所报导。不过,马力英迪斯却认为,村民若健康受影响,而起诉金矿公司疏忽或失职要求损失赔偿,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金矿公司到时可以环境局所批准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作出反驳。法院将发表详细书面理由上诉庭主席劳勿斯披露,基于此案涉及重要的课题,联邦法院将在较后才发表详细的书面理由。他强调,此案是高庭行使其权限,拒绝村民延长时间以提出司法审核申请,联邦法院并没有理由作出干预。他说,联邦法院的两宗判例,即Mersing Omnibus对垒劳工及人力资源部长,以及拉温达对垒大马考试理事会的两宗判例是良好的法律;这两宗判例裁决,当案件申请人要求延长时间提出司法审核申请时,不应争论案件的是非曲直。此案是居民对健康的投诉。新闻背景入稟挑战环境局允山埃採金决定以武吉公满新村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为首的4名成员,于入稟高庭,要求高庭允许他们挑战环境局总监批准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在涉及使用稀释的氰化物(山埃)进行碳浆法(Carbon-In-Leach)採金计划中的初步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村民认为,环境局批准的初步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对他们的生活及生计基本权利有危险影响,因为报告对使用化学物山埃採金所排放的废物处理存有许多缺点及资料不足。村民聘请的美国专家指出,初步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并没有充份涵盖及讨论居住在该处居民的健康及安全的危险性,也没有有关如何处理化学废料残渣及废气的资讯及没有列明防範措施等。他们在司法审核申请中,除了要求撤销环境局总监境局于批准金矿公司所提呈的初步环境评估报告的决定外,也要求澳洲金矿公司重新提呈一份新的以及详细的环境评估报告。他们也要求澳洲金矿公司暂停一切採金活动,直到它提呈总监针对有关新报告作出决定为止。环境局总监及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被列为第一及第二答辩人。高庭于以武吉公满村民已超出法律所规定的40天期限,即延迟11年后才提出司法审核申请,同时未具良好理由以让法庭批准他们申请延长时间提出申请,因此拒绝发出准令让他们挑战环境局的决定。去年8月3日,上诉庭驳回村民的上诉,维持高庭的判决,他们于今年1月11日在联邦法院取得上诉准令后,正式向联邦法院提出最后上诉。‧2012.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