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埃空气污染环测‧劳勿超标20倍

2020-07-07 作者: 围观:190 52 评论
山埃空气污染环测‧劳勿超标20倍(吉隆坡7日讯)劳勿反山埃委员会週四出示环境局今年1月起,在武吉公满进行的氰化氢(俗称山埃)的探测指数,以力证劳勿的空气确实被山埃所污染。数据也显示,这个污染是全天候,因为委员会只是查阅环境局探测器告示牌的其中两天数据,就发现探测器竟然每分钟都探测到山埃气体,没有一个数据显示“0"。该委员会主席黄金雄说,环境局于1月20日开始在距离金矿厂1公里外的育华华校装置空气素质探测器,该探测每日操作15个小时,为期6个月,而告示板的数据则在每5个小时更新一次。山埃气体浓度0.5-0.8ppm“根据告示板在其中两天的数据(1月12日和20日),探测器所探测到的含山埃气体浓度指数没有显示`零’,反之其浓度在大多时候高达0.5-0.8ppm,最高指数为1.11ppm;这意味着武吉公满的居民无时无刻都曝露于有毒空气中,我们相信距离金矿大约只有200公尺至500公尺的新村的污染指数会更严重。"他说,这个污染指数远比许多国家的标準来得高,许多有设定氰化氢污染标准指数的国家都把指数限于0.2ppm以下;如纽约的标準是0.03ppm,俄罗斯和捷克分别是0.009及0.007ppm;可是现在的武吉公满探测到指数却是纽约城市的20倍以上。黄金雄是于週四召开记者会,宣布环境局探器探测到的污染指数时如此说道。出席记者会的包括该会愿问陈慧君、秘书邱惠豪、委员东姑朱布里、拉朱,以及环境及化学工程教授陈嘉庆。教授:金矿公司拒花钱处理废料环境与化学工程教授陈嘉庆认为,其实金矿公司是有办法解决使用氰化物(山埃)採金所造成的空气污染问题,只是公司不愿意花钱,宁可典当人民的健康。他说,要处理山埃採金的废料并非一项难题,它可以把现有的“开放式"提炼方式改成“封闭式",就能大大地解决问题。“甚至,公司只要把黄金提炼厂搬迁至距离住宅区远多数公里的地方,就能减缓山埃採金对环境造成的冲击。"陈嘉庆是出席劳勿反山埃治金委员会召开的记者会上,如此透露。陈嘉庆也是委员会提呈给卫生部,以组成“武吉公满健康状况共同调查队伍"的专家之一。该会一共提呈5名涵盖矿业、病理、医药及环保的专家人选,但卫生部却以外国人和政治理由,拒绝当中的3名人选,他们包括国际山埃管理权威格林米勒教授、病理学家祖基菲里阿末博士及再也古玛医生。曾参与霹雳红坭山反辐射运动的陈嘉庆和流行病兼公共卫生政策教授陈誌权教授皆获得卫生部的接纳。改封闭式提炼就能解决问题陈嘉庆披露,其实有很多方式可以採金,但金矿公司基于成本或其他因素而使用山埃採金。“武吉公满金矿已是第二度进行採金活动,含金量可能偏少,这也是致使山埃被使用的原因。"他说,一家负责任的公司在使用任何方式进行工业活动,都必须确保其活动不会破坏环境或造成环境污染,更何况山埃採金所造成的污染问题是可以克服的。“只要金矿公司把现有的开放式提炼方式改为封闭式,问题就可以解决。现有的开放式的桶加上盖子,然后再把废气引导入水池加以处理,有毒废气就不会被排放至空气,危害民居的健康。"他指出,他也曾向金矿公司献意为他们设计一个处理废料的方案,但公司却没有给予回应,也不愿意提供资料,以致他也很难计算废料处理的成本。“我只能说,要解决问题所需的成本并不庞大。如果金矿公司不愿付出这笔费用,他们把提炼厂移到远离住宅区多数公里的地方,也可以缓和问题,而地图也显示,金矿公司尚有大片的矿地可以新设置厂房。"盼卫部接纳专才名单反山埃委员会顾问陈慧君说,委员会已就卫生部拒绝他们提呈的专家名单而提出上诉,并希望当局可以重新考虑。她认为,调查团不应只有技术部份的专家,也应有医生辅助健康的部份。“我们希望卫生部能够重新斟酌这项名单的最后决定,以儘快解决山埃污染的问题。"陈嘉庆也表示,他希望卫生部可以重新考虑接纳这个具有各方专才的名单,并儘速研究出方案,解决困扰武吉公满居民近5年的问题。另一方面,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坚持认为,金矿公司必须马上停止所有採金活动,因为居民已经不能再承受山埃採金的祸害。“任何的解决方案应是在金矿公司停工后,再进行完整的研究。"山埃气体上限比工业安全高黄金雄说,根据一些工业发达国家或先进国家的标準,工业安全标准限制是4.7ppm以下,而且暴露的时间不超过10分钟,而我国的工业安全也是引用这个标準。“可是,我国并没有对设定山埃允许暴露在人民或住宅区的限值。"他称,他们所看到的是探测器的告示板上显示,环境局设定的山埃气体标準限制是10ppm,远远超过我国和国际工业安全的4.7ppm以下的标準。“这不是显示说环境局把住宅区的污染上限设得比工业标准来得高吗?"他说,当该委员会质问环境局有关标準的来源时,当局官员回应指是根据澳洲西部的标準。“我们调查后发现,10ppm是西澳的工业安全标準,该标準只适用于工厂员工,而且他们都有工作时限,不能与24小时都暴露于山埃气体中的村民相提并论。"此外,反山埃委员会顾问陈慧君指出,环境局理应站出来告诉他们,金矿厂採取甚幺防範措施和监管方法,而非只告诉他们该公司的採金计划。“况且,公司早已在某些地区探测到大量山埃气体和其他化学气体的存在,其中包括在游乐园,但他们却没有採取应对措施,还说他们没有进行解毒工作的预算。"【大事件:稀土厂风波】‧2013.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