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 Uber 业务:汽车金融

2020-06-18 作者: 围观:299 88 评论
你所不知道的 Uber 业务:汽车金融

提到 Uber 大家所想到的都是计程车等一般载客服务,但你知道吗?Uber 也对金融领域虎视眈眈。

6 月,在一场记者会上 Uber 台湾总经理顾立楷说:「正在和一些金融业者接触,并且评估为 Uber 司机提供汽车贷款……但业者很在乎法规问题。」

Uber

创办时间:2009 年

创办人: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

主要业务:网路交通运输平台

估值:约 625 亿美元

虽然 Uber 目前还不合法,不过台湾科技新创圈有股强劲力量,支持修法或设立新法规,并且实施计程车弹性费率与多元计程车方案,让 Uber 业者可以合法经营。原则上,只要 Uber 缴纳实质车资总额税捐,并且考量台湾乘客权益,提供国际险之外的在地保险,在台合法的可能性非常高。而当 Uber 排除法规问题后,和金融业者的合作就会顺利很多。

终极目标:绑定更多 Uber 驾驶

除了台湾,Uber 早就以「网路+汽车+金融」的概念在美国、越南与肯亚等地,针对想买车又想当 Uber 驾驶的族群,推出分期贷款等汽车金融服务(Auto Finance),一方面啃食传统车贷业者与车行的大饼,一方面招揽更多驾驶为 Uber 效力。

Uber 要靠卖车或租车赚钱吗?似乎不是。由于「Uber 掌握了驾驶的资讯流与金流,可以精确掌握驾驶每个月花多长时间开车、载了多少客人、赚了多少钱等数据。」中租控股金融科技发展组协理吴建颐分析,「网路+汽车+金融这个模式对 Uber 相当有利。」因为这些数据是金融业者或汽车製造商判断贷款者能否还款的重要依据。对 Uber 而言,则可藉此吸引更多驾驶加入,进而达到规模化。目前 Uber 驾驶多为兼职,而有贷款在身的驾驶则多为全职,是另一种驾驶来源。

Uber 之外,台湾大车队也考虑跟进

Uber 台湾目前是透过租赁业者卖车给驾驶。譬如与普捷公司合作,提供驾驶 3 年 36 期的分期付款服务,然后驾驶承接 Uber 的派遣订单来赚钱还款。不过,并非任何人都可以透过普捷购车,贷款资格颇为严格。普捷要求购车者必须通过联合徵信、有职业驾驶执照,车子也要登记为营业用。无职业驾驶执照不符合资格,此外和普捷购车也没有比较便宜(普捷分期付款利率比银行高 4%,最后付款总额和一般银行差不多)。

虽然 Uber 台湾不愿针对汽车贷款策略多做说明,但在其他国家的做法或许可以按图索骥。其中美国的做法是,Uber 绕过租赁业,自己成立租赁公司,和 TOYOTA 等车商合作,提供 3 年 36 期汽车贷款服务;在越南的做法则是,直接和银行合作贷款给驾驶购车。不过,这两种做法都和台湾既有服务不同。

而 Uber 在台湾的布局,让竞争对手台湾大车队也随之注重数位化发展。今年,台湾大车队导入各类电子支付工具,掌握驾驶营运数据等金流资讯。除了悠游卡与中信金等信用卡,又在 7 月串接橘子支等行动支付,让民众有多元工具可选择,提高电子支付意愿。

你所不知道的 Uber 业务:汽车金融

 Uber 在美国、越南等地,推出汽车金融服务。

不过,「驾驶对新型态电子支付的接受程度还是有些问题。」台湾大车队董事长林村田坦言。对于这个阻碍,林村田强调「我们『没有能力』帮驾驶吸收手续费,但会为驾驶创造更多收入,帮驾驶赚回来。」比如,让驾驶换取点数累积卡,加油享有优惠,或是和金融业者合作,驾驶购车时享有优惠贷款利率,这些都是可能的发展方向。

让金融落后国家的民众也能买车

在汽车贷款盛行的台湾,很难想像在开发中国家,很多人被银行排拒在外无法借款,在肯亚就是如此,由于当地金融体系发展落后,缺乏徵信数据,大多数的人都无法和银行借钱买车,但 Uber 的出现带来了改变。

Uber 与肯亚的银行合作,让当地银行透过 Uber 肯亚驾驶的数据放贷。「我们抛弃传统金融业的贷款徵信方式,转而依赖 Uber 产生的数据。」Sidian Bank 执行长卡伦加(Titus Karanja)接受《路透社》採访时说,「肯亚民众的徵信体系不普及,全国 4,500 万人中,仅有 4.4% 民众有徵信数据,徵信数据的缺乏,让这些人无法和银行界借款,但 Uber 的汽车金融模式让缩小了肯亚的徵信体系空白。」

而在东南亚的计程车驾驶,车子大多是租来的或是原本是以摩托车代步,Uber 透过汽车金融,让这些人拥有一台车。今年年初,Uber 与越南资本银行(Viet Capital Bank)合作,推出低利车贷服务。Uber 驾驶可用低利率贷款买车(越南车贷平均利率为 10%,Uber 方案提供 8% 的利率),刺激以摩托车代步的越南民众购车,变身为 Uber 驾驶。

美国争议:次贷风暴 2.0 版?

由于在美国,Uber 的汽车贷款方案,能把汽车卖给「没有」信用纪录或信用纪录「较差」的人,让美国媒体质疑,若放款给这些人,他们有能力还款吗?驾驶是否成为奴工,就像台湾双卡风暴中的「卡奴」一样?《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就认为 Uber 车贷的模式接近于次级车贷(SubPrime Car Loans:提供给信用较差者的汽车贷款,一般来说利息较高),加上美国次级车贷违约率正超过金融海啸的高峰,点出盛行可能造成次贷风暴的疑虑。

关于这些疑虑,台湾的业者又怎幺看待呢?「Uber 若和汽车製造商或金融业者合作,(放贷)风险就转嫁给别人。」瑞保网科执行长杨瑞芬评析。她认为,这些合作对象自己要有能力判别,这些信用较差的司机最后能否还款,会不会造成次贷风暴的责任不在 Uber 而在合作对象身上。

个人分期付款平台 Installments 创办人暨执行长陈仁彬则认为,「这种模式既是压榨,但也提供这群人一种谋生方式。如果没有 Uber 的服务,这群人可能连汽车都买不了。况且资本主义本质中压榨成分本就很高。」

Uber 如同农业时代的大地主,这些 Uber 司机有如佃农,帮地主打工,但到底 Uber 是拯救了没土地快饿死的农人还是压榨,端看从哪一个角度看了。

Uber 在全球汽车贷款服务

美国:与 TOYOTA 合作,让「没有」信用纪录或信用记录差的民众,也有办法租/购车。

越南:与越南 Viet Capital Bank 合作,Uber 驾驶可用低利率贷款买车。

肯亚:肯亚 4,500 万人中仅 4.4% 有徵信数据,Sidian Bank 利用 Uber 数据放贷。

中国:和永达汽车与吉利汽车合作,提供 Uber 驾驶购车、售后服务、融资贷款等方面服务。